黄色视频更多
成人色图更多
激情文学更多
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» 长篇小说

【都是月亮惹的祸】(一 至 十一)




               (一)
  进入夏天后,云城就开始进入雨季。有时间雨是忽然而下。城市笼罩在一片
雨雾中。
  周一上班,林玉兰就看到走廊远远的走来了两个人。她认得是管人事的刘处
长,后面是个年轻的男人,高高的个子。看样子刘处长正在把年轻男人介绍给各
科室的人。林玉兰心想是新来的人吗?怎么刘处长亲自带着他来介绍,多半是有
背景,也许是哪位领导的孩子。
  进了办公室,林玉兰倒了开水。
  不一会门被推开了,刘处长满脸堆满笑容,口中说道:「小乌,这是林处长
的办公室。你以后就在林处长手下工作」。
  林玉兰忙起身来,笑道:「这位是?新来的吗?」
  刘处长说道:「新来的小乌,这是林玉兰,林处长,是我们局的骨干。小乌
你以后要多向林处长学习。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哪里哪里,互相学习。」
  三人在沙发上坐下。
  乌涛看着眼前这个妇人,不觉一亮。林玉兰就和乌涛说话,乌涛见玉兰面貌
雍容华贵,眉目含情带雨,身材高挑而丰满,肌肤雪白如玉,裙子下面白白皙如
玉的丰满大腿雪白细腻,肉感撩人,不由得有些拘谨。
  林玉兰注意到乌涛在留意地看她。她笑笑,就给乌涛倒杯水。
  林玉兰拉住刘处长的衣服到一旁,低声说道:「怎么你亲自带着认人啊,是
什么来历?也不提前和我说,就到我这了。」
  刘处长低声笑道:「你还不知道?是乌副市长的公子。以后在你这,你要多
关照点。这可是李局的意思。」
  林玉兰道:「怎么到我这?我可担待不起。万一有个什么事,我不好交
代。」
  刘处长笑道:「局长的意思说你是个女同志,要心细一些,放你这他放
心。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那秦处不也是女的?」
  刘处长笑道:「你这业务多,锻炼人。你就别推了。小伙子看着多精神。又
帅。你好好培养他,乌市长不会亏待你的。哈哈!」
  林玉兰去安排了乌涛的办公室,介绍他认识了处里同事。大家对他印象都不
错,尤其几个女同事见乌涛帅气,兴奋得手舞足蹈。
  乌涛大学毕业就分配到市工业局工作,他自己不想到政府机关工作,可他不
能违背父亲的意志。他的父亲乌云的意思是要锻炼他。
  乌涛第一天上班就有很多新奇的感觉,特别是见到林玉兰以后,他惊奇机关
里面居然有这样姿色的女人。虽然年纪大了点,却有着妇人特有的妩媚和娇艳,
雪白的肌肤,高挑丰满的身材。她实在不像是个机关干部。
  周末一早,林玉兰从床上起身。她去洗漱了就把早饭做上。林玉兰推开女儿
房门,房间很黑,赵青还在睡觉,她昨晚一定很晚才睡觉。林玉兰关好房门。
  林玉兰到卧室喊丈夫:「维本,维本,快起床了」。
  赵维本难得想睡个懒觉,见妻子喊他就说道:「你不想睡觉也不让我睡觉,
有你这样的人?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我今天有事情要出去,你一会起来把厨房的火关了,我给你
们做了稀饭。你可别忘记了。」
  赵维本应了一声,见她要走。忽然说道:「你要去干什么?这么早?」
  林玉兰忙着从衣柜里面拿裙子一边说道:「我和秋月约好了,今天去玉龙河
游泳,你反正又不去,问那么多。」
  林玉兰就穿了乳罩和内裤,立在衣柜镜子前穿着连衣裙。连衣裙是天蓝色
的。林玉兰的裙子紧裹着丰腴的身材,那丰耸的乳峰颤巍巍的,乳尖的轮廓很明
显,下面露着一双丰满白嫩的性感大腿。
  林玉兰穿好了裙子在镜子前转着丰满的身子,笑道:「怎么样?」
  赵维本说道:「美惨了。是个男人看了都要冲动了」。
  林玉兰听了扑哧一笑,忽然笑道:「那你是不是男人?」
  赵维本听了忽然从床上跃起,把林玉兰一把按在身下。
  林玉兰忍住笑,说道:「你要做什么?你小心青青听到了。」
  赵维本的右手伸入妇人的裙子里面,用力揉搓着妇人雪白的臀肉,口中喘息
道:「我今天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!」
  林玉兰脸颊绯红,她的身体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揉搓了。她在男人有力的大
手的粗鲁抚弄下,不由得身体象蛇一样涌动起来。玉兰低低的娇声哼哼着,丈夫
在她身上百般的抚弄,让她丰满成熟的肉体片刻间就瘫软如泥。
  赵维本激动地将林玉兰的内裤扯下来,他把手指轻轻插入转动着。林玉兰呻
吟着,扭动着雪白肉感的身体。软软的用双臂勾住丈夫的肩膀,娇喘呻吟着,迎
着丈夫叉开了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。
  赵维本亢奋地喘息着,肥肥的身体压住身下的女人,他兴奋地将肉棒顶入妇
人的肉穴口,他感到了妇人湿淋淋的阴唇。维本心里暗道,妈的,今天不能泄
啊!他紧张得一脑门全是汗。
  玉兰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娇喘。她极力顶着肥大的屁股,卖力地刺激丈夫的阴
茎。
  赵维本紧紧抱住林玉兰雪白肥挺的屁股,他的肉棒插入了妇人的肉穴,听着
林玉兰娇滴滴的呻吟声,赵维本激动得身子都抖动。
  他忽然觉得肉棒一阵发麻,心里暗叫不好糟了,一股水稀啦啦地流出来。赵
维本心里难过,肉棒迅速软下来,几乎是被妇人的肉穴挤了出来。
  赵维本心道,完了,完了,这女人自己是满足不了了。这以后怎么办,这女
人的肉穴是一定要吃男人的肉棒的,自己现在这样子,肉棒硬都硬不起,硬起了
又早泄。以后怎么办?他心如死灰,颓然倒在床上。
  林玉兰正在情欲亢奋中,她的丰满肉体几乎要燃烧起来了。她跪在床上,把
圆润丰满的屁股高高翘起,她的肉穴太渴求男人的肉棒来耕耘。维本几乎成功地
挑起了她的肉欲,当赵维本将肉棒插入她的肉穴时她几乎忘记了赵维本是个病
人。
  可是一切都需要回到现实。维本很快就早泄了。林玉兰的身体还在春潮的余
韵中酥软,她难耐的夹紧双腿,腿间一股股热热的欲望升腾着。
  维本说道:「对不起玉兰,我还是不行。」
  林玉兰来不及平息高涨的性欲,她忙抱住丈夫,轻声说道:「维本都怪我,
我不该挑逗你。」
  赵维本叹气道:「我自己不争气和你有什么关系。我她妈的成废人了我!」
  说着赵维本的眼角竟涌出几滴泪水。
  赵维本的心如乱麻,看着妻子雪白丰满的肉体,充满肉欲的屁股将裙子紧绷
着。胸前一对乳房高挺着抖动着,如同挑逗男人去采摘一样。
  赵维本看着妻子又换了身裙子,丰满的肥臀圆滑饱满,扭动着丰满的腰肢出
门走了。
  林玉兰知道丈夫一直在后面看着他,她心里很乱,竟然没有一点心情和他说
话。她脱了已经变皱的裙子,又换了红色的短裙,她去厨房关了火,然后就出门
走了。
  林玉兰开车到了文化小区外面,她平静了一下心情。她现在还在回忆刚才的
一幕,她的身体里面还在涌动欲望。她极度失望,几乎要流泪。她想到维本绝望
的表情就感到苦涩,将来怎么办?维本的病如果治不好,难道自己以后就要守活
寡吗?玉兰想着不由得叹口气。她就给魏秋月打电话,接电话的是秋月的丈夫李
伟民。
  林玉兰笑道:「秋月在不在?」
  李伟民说道:「她在换衣服呢,你们今天去游泳是吧?」
  林玉兰道:「就是,我们说了几次了。」
  李伟民笑道:「啥时间把我也带上啊,光你们几个女人玩,有什么意思
啊。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那是你们俩口子的事情,她要你去你就去。」
  李伟民笑道:「那是。你们几个女人游泳,我一个男人去不太好吧。你把你
家老赵喊上不就行了。」
  林玉兰道:「维本他不会游泳。」
  这时电话里面的声音忽然变了,是秋月的笑声,「李伟,你和哪个美女聊
呢?挺起劲啊。」
  李伟民笑道:「说的什么话。我和玉兰说话。她来接你,已经到小区外面
了。你还不快点。」
  魏秋月拿了电话说道:「玉兰,你到了。我马上下来。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不急不急。」
  一共俩台车,林玉兰与魏秋月一台,李娜和男朋友刘杰一台车。
  开了一个多小时,到了玉龙河边的时间是九点半,太阳已经出来了。河面宽
阔,水流舒缓。
  这里是云城人夏天最喜欢来的地方,不仅水清,而且周围风景怡人。四处可
以看到有一些帐篷和车辆。有人已经在这里过夜了。
  林玉兰和魏秋月下了车,从车上拿下躺椅和食物。都是些零食。
  李娜和刘杰在忙着扎帐篷。林玉兰和秋月看着他们。
  林玉兰说道:」秋月,你女儿打算啥时候结婚?」
  魏秋月看看她,笑道:「这是他们的事情,我管不了。」
  林玉兰看她一眼,微笑道:「现在年轻人可随便得很,你小心你女儿吃
亏。」
  魏秋月白她一样眼,说道:「你家青青不就是个男孩吗?你就那么放心。我
家娜娜要跟了你家青青,你就放心了。」
  林玉兰扑哧笑道:「我好心提醒你,你还不领情,反倒说我一通。娜娜和青
青没缘分,由不得你我。」
  魏秋月也笑:「你就是不看好她们。你这当领导的人就不兴人说你了?」
  林玉兰脸微红道:「看你说啥话,咱俩啥关系还说那些。」
  魏秋月笑道:「咱俩啥关系啊。是一起下过乡,一起扛过枪,还是一起嫖过
娼?」
  林玉兰拧了秋月裸露在外面的雪白胳膊一下,魏秋月疼得叫唤。
  林玉兰一直乐,低声笑道:「就凭你还嫖娼呢?你下面长了肉棍子没有啊?
你怎么去捅女人的眼眼啊?」
  魏秋月恨道:「你管我呢,我自然有办法。你想试不?我可是免费给你服
务,保你满意。」
  玉兰听了,脸不由绯红,正要说话,这时手机忽然响了,林玉兰一看是青青
打来的。她忙接听了,「什么事情啊青青?」
  「妈,你现在在哪?」
  「我和你魏阿姨和李娜在玉龙河边。」
  「妈,你们都走了。我一人在家无聊得很。」
  「你爸呢?」
  「他说他去找李伟叔叔玩去了。」
  「那你怎么办?要不让刘杰去接你吧。」
  「好吧,我等他。」
  魏秋月忙喊刘杰过来,让他去接赵青。李娜听了也要一起去。
  快到中午时间,赵青才来。几人钻进帐篷里面躲避烈日。
  乌涛和朋友直到中午才商量去哪里玩,有人说去喝酒;有人说泡吧。忽然有
人说不如去游泳。大家一听都说好,天气太热了。可是去哪呢?
  乌涛说话了:「我们去玉龙河吧,那里水清,干净。」
  一伙人都说好。
  三台车子开到玉龙河,已经是下午二点多了,大家纷纷脱了衣服跳进河里。
  乌涛和小九游在后面。正游着,小九忽然兴奋起来,加速游走了。乌涛自己
慢慢游着。
  过了好一会,小九游回来,附耳说道:「哥们,前面有好风景想看不?」
  乌涛知道小九一贯神经兮兮的,就笑道:「你小子又在豁人吧,游泳还有风
景?」
  小九笑道:「不看可惜了,你跟着我。」说完就加速游走了。
  乌涛好奇心顿起就尾随游去了。
  在玉龙河接近山角下的地方有几块大岩石,那里的水比较深,来的人也很
少。
  现在是夏初,天气才热起来,来游泳的人更少了。
  小九带着乌涛游到岸边一处灌木丛中,乌涛笑道:「你小子做什么?鬼鬼祟
祟的。」
  小九笑道:「小声点,你看前面树下面。」
  乌涛惊奇地看到有二个女人在树下,其中有一个穿着连体的白色泳衣,身材
丰满圆润。另外一个人穿着粉色泳衣。
  乌涛吃惊地发现那个穿着白色连体泳衣的女人不就是林玉兰,林处长吗?乌
涛眼睛发直,呆呆地看着妇人性感丰满的身体。她们坐在大树下面,前面有岩
石。是个很隐秘的位置,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偷窥她们。
  小九带着乌涛悄悄走近些。可以清楚听到女人的说话声音。乌涛吃惊地看到
林玉兰站起身,甩了甩长长的头发,然后就开始脱下身上的泳衣。看样子是准备
换衣服了。
  小九忍不住低声说道:「妈的,那女人好像在脱衣服啊,今天过瘾了。可惜
忘带眼镜了,我操!」
  乌涛知道小九眼睛很近视,这会看不清楚,不由得暗笑。
  林玉兰将泳衣从肩头拉下来,可是泳衣是湿的,紧裹着肉体一时脱不下来。
林玉兰就低头叫旁边的魏秋月帮忙,魏秋月笑道:「看你穿个泳衣也整那么紧,
生怕男人看不到你这身白肉是不是?」
  林玉兰呸道:「去你的!我没你那么骚!游个泳也净喜欢看男人的下面。」
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  魏秋月笑着起身来,帮着玉兰把泳衣拉下肩头,随手就把泳衣直接拉到妇人
的腰间。林玉兰一对雪白挺滑的大奶子就裸露在空气中,林玉兰忙用手捂住了奶
头。
  魏秋月笑道:「玉兰,你的奶子真是够大的。在我面前还捂个什么劲?你真
是有病!」
  林玉兰听了一笑,自己也觉得好笑,就把捂在奶子上的手放开,忽笑道:
「那你万一要把我强奸了咋办?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干女人吗?」
  魏秋月听了就笑不停,忽然把手去林玉兰奶子上摸了一把,林玉兰一声惊
叫,道:「做什么你,讨厌!要摸摸你自己。」说完自己也笑了。
  魏秋月笑道:「你别说,还真是又软又滑溜。你这样还真得当心被男人强奸
了。现在连我都想强奸你了,嘿嘿。」说着魏秋月弯下身子,把林玉兰的泳衣继
续向下脱,口中说道:「你抬一下腿。」
  林玉兰把手放在魏秋月裸露的光滑后背上,把腿抬起来,魏秋月把泳衣脱到
地上。林玉兰就光着身子立在那里。
  乌涛看着林玉兰赤裸的肉体,心里激动地跳不停。听着妇人的对话,乌涛感
觉林玉兰并不像平时看到那样子。她与朋友说话很大胆。好像不是个很保守的女
人。
  林玉兰站在树下,秋月拿了毛巾细细地擦干玉兰的身体。
  林玉兰笑着说道:「秋月,你可比我老公体贴多了。」
  魏秋月笑道:「是吗?那老赵对你不好?你这样的美人老赵都不心疼啊?」
  林玉兰叹气道:「你不知道,他啊,就是个废人。」
  魏秋月听了诧异道:「废人?什么意思?」
  林玉兰正要说,忽然从对面传来人说话的声音。俩个妇人吓得忙低下身子,
忙把衣服穿了就走了。
  乌涛看着妇人走远了,才和小九站起身子。
  小九叹气道:「妈的,可惜了,这俩个骚娘们,是不是同性恋啊,怎么那么
亲热。哎,乌涛,你看清她们长什么样了吗?」
  乌涛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。他根本没有听小九的话。
  乌涛周一上班时来得很早,他把办公室拖了一遍。就站在走廊外面看楼外风
景。陆续人们都来上班了。乌涛仔细看着,却没有看到林玉兰。
  直到快九点了,乌涛才看到林玉兰匆匆地上楼。乌涛从上看下去,林玉兰长
发披肩,身上穿着蓝色的套裙和高跟鞋。她胸部高挺着,随着上楼的脚步,丰满
的胸部也随之荡漾着。
  乌涛端详着这个女人,心想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?平日工作时那么严肃。
让人见了就畏惧几分。
  乌涛回到办公室,同事刘永看到他面无表情,笑道:「小乌,咋啦?和女朋
友吵架了?状态不好啊。」
  刘永的话引来一片笑声。
  乌涛窘迫说道:「哪有的事情,昨天睡觉晚了点。」
  正在说话间,忽然有人推门进来。来人是林玉兰。她急急地对刘永说:「小
刘,你那儿有化工厂的资料没有?我这会急着要。」
  刘永听了,哎呀一声:「我这儿没有,要不打电话找化工厂的人送过来。」
  林玉兰急道:「这咋整?领导现在就急着要,正在开会呢谁想到领导突然想
起化工厂的事情。」
  乌涛听了心想,是不是广发化工厂?昨天晚上在家里看到父亲还在看化工厂
的材料,后来父亲还让他好好看看,说是下一步市里有大动作,要他多关注盯紧
点,有什么情况及时和他说。他晚上没有看完,这会资料就放在他车子里。
  林玉兰焦急地出门了。乌涛悄悄起身。出门看到林玉兰回办公室,乌涛推门
进去,林玉兰看看他说:「你有什么事情吗?」
  乌涛说道:「我有化工厂的资料。」
  林玉兰瞪大眼睛道:「你有?」
  乌涛点头道:「就在我车里。」
  林玉兰惊喜地看着他,说道:「那你快去拿来。」
  乌涛把资料交给林玉兰时,林玉兰露出灿烂的笑容。她伸出手抓住乌涛肩膀
感激地说:「小乌,谢谢你了。」说完赶紧就向会议室跑去。
  乌涛看着女人的背影,她穿着高跟鞋,套裙紧裹着浑圆丰满的屁股,随着妇
人的腰肢扭动着。
                (二)
  会议一直开到下午六点半才结束,林玉兰不时地看手表。直到赵市长讲话结
束,会议终于散了。林玉兰下楼开车就直接去明月餐厅。
  林玉兰进了雅间,看到大家都在看她。
  赵青大叫道:「妈,你可来了。我们都饿死了。」
  魏秋月笑道:「大忙人,你可终于下班了。」
  赵维本笑道:「她今天开了一天的会。我可听说了,是重要会议。」
  林玉兰白了他一眼,说道:「别胡说八道。」
  赵维本脸微红不说话了。
  李伟民笑眯眯地看着,笑道:「吃饭吃饭,已经晚了,先吃饭。服务员上菜
吧。」
  一会菜品就端上来了。
  李娜娜和赵青不时站起来夹菜吃。
  魏秋月笑道:「吃自己眼前的,没有礼貌。」
  林玉兰道:「管他们呢,想吃啥吃啥。不比我们上学那会,想吃吃不到。」
  魏秋月道:「那是,那时哪有这些东西。有也买不起。玉兰你比我们强,你
爸是教授,家里有钱。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也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」
  魏秋月叹气道:「那会我家里才穷,还亏得遇到玉兰,接济了我多少顿饭。
现在想还都还不清了」。
  林玉兰听了摇头道:「怎么又说这种话。我们姐妹倆还说这些多见外。」
  李伟民在一旁笑道:「你们姐妹俩应该多喝俩杯酒。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大家一起干一杯吧。」说完众人都站起来干杯。
  吃完饭已经是八点多了。大家下楼各自开车回家。
  林玉兰回家后感觉头有些晕呼呼的。赵维本也喝了不少,脸红红的。赵青回
家就去上网去了。现在是暑假,林玉兰也不管赵青了。
  林玉兰起身去浴室洗澡,她关上卫生间的门,脱了套裙,只是穿着乳罩和内
裤站在镜子前。她慢慢解下乳罩,一对玉乳登时跳了出来,鲜活活的。林玉兰情
不自禁地手放在乳房上轻轻揉搓着,口中气息逐渐变得沉重。
  她眼前闪过了很多男人的画面,笑咪咪的很体贴人的李伟民,伟民是秋月的
老公,自己怎么会想到他呢?
  伟民很会体贴人,每次遇到她总是关心备至,她隐隐感觉其中有暧昧的气
息。
  因为她发现李伟民会偷偷看她的大腿,连魏秋月都跟她开玩笑说伟民对她兴
趣大得很,每次见到她都兴奋过度。
  她听了就打趣说:「那你还不好好管他。」
  魏秋月就撅嘴说:「男人想什么你管得了啊,他光想好事,我们姐妹不干,
他不白想吗?」
  林玉兰就笑道:「那可不一定,万一哪天我想通了咋办?」
  魏秋月扑哧笑道:「那就便宜他了呗。反正我们姐妹俩咋的我都不觉得吃
亏。你瞧得上他,我无所谓的。」
  林玉兰就呸道:「去你的!有你这样当老婆的,自己男人和别的女人干,你
都没意见?你变态啊你。」
  魏秋月笑道:「你又不是别人,再说了,你要和他做爱,那说明他有魅力,
我没有看错他。」
  还有那个楼上的总喜欢色迷迷盯着她胸口看的老关,小区门口那个身材魁
梧,说话豪爽的保安胡斌,还有赵市长,他暧昧的眼睛和说的话总象是在暗示
她。
  林玉兰叹口气,手上的力度加大,乳房被揉搓得越发如面团一样,还有谁?
  乌涛!想到这里林玉兰心中一阵乱跳。他可能吗?林玉兰右手轻轻揉搓着自
己的奶头,她褪下内裤,肉穴已经湿润了。
  林玉兰打开水龙头,躺进浴缸里面。她紧闭着眼睛,手同时揉搓着乳房和肉
穴,手指触到那敏感肿胀的阴唇,一阵彻心的酥爽令她浑身一软,手指在阴唇上
面轻轻的划动着,中指悄悄嵌进自己湿滑肥腻的肉缝,妇人鼻腔里发出微弱的娇
美呻吟。
  她眼前出现的是乌涛,他的微笑,他高大的背影。怎么可能?他可是领导的
孩子。可是想起他看她的眼睛,还有今天上班时,她在上楼梯时偶然发现乌涛站
在高处偷偷看她,他在看什么?那时间楼梯上面只有她,他想看什么?哦,他不
会是想看她胸口吧?这个坏小子。
  想到这里,林玉兰心中一荡,大腿不由紧夹,肉穴中一股水就涌出来。上午
她穿的是套裙,他是看她的乳沟吧。这孩子也不知道害羞,偷看女人的乳房。他
一定很对女人很好奇,也许他没有碰过女人?不会吧,他那么帅,怎么会没有女
朋友。他已经22岁了。年轻多好啊,他比自己小十几岁。
  从浴室出来,玉兰进了卧室。自从上次与维本做爱失败后,二人就分开睡觉
了。林玉兰从浴室出来时,看到赵维本已经睡觉了。林玉兰看看赵青的房间里面
还有灯光,就知道这孩子一定还在上网。
  第二天一早,林玉兰醒来时已经七点多了,客厅里面已经投射进阳光。
  赵维本在厨房里面忙活早饭。林玉兰洗漱后换好衣服。
  赵青穿着裤头从房间钻出来,林玉兰看了说道:「青青你今天怎么起这么
早。」
  赵青揉揉眼睛,打个哈欠道:「李娜喊我今天出去玩,我中午就不回来
了。」
  林玉兰说道:「那你得和你爸说,我中午又不回来吃饭。」
  赵维本端着牛奶瓶和菜从厨房来到客厅。听到就说:「你们都不在家吃饭,
那我也不回来吃饭了。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那你干什么去?」
  赵维本说道:「我去找李伟民去,他中午没事情。」
  吃了早饭,赵维本就去公司上班,混到中午,他就下楼去找李伟民。
  李伟民很早就辞职了,做了多年生意后,在市区开了家酒吧和茶楼。
  李伟民看到赵维本进来,就忙笑着站起身迎前来:「稀客啊稀客,老赵,你
怎么来了?」
  赵维本笑道:「我来看看你。」
  李伟民带他去找个安静的房间坐下,招呼服务员倒茶水,李伟民笑道:「你
吃饭没有?」
  赵维本道:「还没有。」
  李伟民说道:「那我安排。」
  李伟民起身到外面不一会回来,服务员陆续端了饭菜进来。
  李伟民笑道:「我们兄弟好好喝一杯酒,你下午没事情吧?」
  赵维本笑道:「我能有什么事情?成天闲得很。」
  李伟民道:「那就好。」
  酒过三旬,赵维本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。伟民看在眼里,他笑道:「老赵
啊,你现在日子过得不错啊。」
  赵维本一愣说道:「此话怎么讲?」
  李伟民笑道:「你在广化挂个闲职,钱倒是不少拿。老婆又是工业局的处
长,人长得漂亮。好事让你占全了。」
  赵维本听了笑笑,忽然叹气道: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」
  李伟民眼睛一亮,举杯道:「我们干一杯,你还有什么难事?」
  赵维本听了说道:「难事那倒没有,你也不错啊,有钱,老婆子也漂亮,你
还不满意喔。」
  李伟民听赵维本说话思维清晰,不像是醉酒的人。心想,看来要让他说心里
话,必须得想办法。
  李伟民忽然叹气道:「你老兄不知道啦,我现在是苦恼得很。」
  赵维本愣道:「你苦恼啥?」
  李伟民低声说道:「我们兄弟我不瞒你。我现在那方面不太行了。老婆子又
劲头大得很。烦人啊。」
  赵维本听了先一愣,然后就会心一笑,半天说道:「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秋
月看起来不骚啊,怎么?床上还挺厉害?」
  李伟民笑道:「这女人能看出来?魏秋月可不是容易搞定的。你们家玉兰怎
么样?你老兄吃得住劲不?」
  赵维本一笑道:「还好,我基本能把她搞定。妈的,女人犯起骚来,你就得
用鸡巴使劲搞她,把她搞舒服了,她就老实了。」
  李伟民听赵维本说话粗鲁,知道酒已经喝到位了,也笑道:「就是就是。看
样子老兄很强啊。」
  赵维本笑道:「要不要我给你传授点经验。」
  李伟民大笑道:「哈哈,愿意聆听。」
  赵维本笑道:「老弟,这女人啊就是喜欢床上那事情,可我们年纪都越来越
大。咋办?想办法。比如你可以让老婆穿暴露的衣服,或者整点性玩具。别那么
保守。有时间可以换地方,比如在车里,或者到野外。只要双方同意,怎么做都
行。」
  晚上李伟民早早就回家了。魏秋月奇怪道:「你今天咋回家这么早?」
  李伟民笑道:「回家也不对了?你这什么话。」
  魏秋月凑近一闻骂道:「又喝酒了你?臭死人了。」
  李伟民笑道:「你猜我和谁喝酒?」
  魏秋月说道:「我管你和谁喝酒。」
  李伟民道:「赵维本。」
  魏秋月听了说道:「他去找你了?」
  李伟民起身去浴室,说道:「一会我洗澡完了再说。」
  不一会李伟民从浴室出来身上只穿内裤。李伟民走过来将魏秋月抱住,手在
妇人的身上揉搓着,口中笑道:「今天老子给你吃肉。」
  魏秋月听了就笑道:「去你娘的,老娘天天都吃肉。在乎你?」
  李伟民一把将妇人抱起来,放躺在沙发上。将妇人屁股上面的短裙脱下来,
手在妇人滑腻肉感的屁股上抚摸几下,就伸进妇人肉穴口秋月一声娇喘,就把屁
股猛地夹紧。
  李伟民脱了内裤,肉棒高挺如枪。维本伸手抱起妇人,从后面将肉棒慢慢插
入肉穴中。魏秋月一身雪白的肉体被日得涌动不停。
  李伟民一边日着身下的女人,一边说道:「你知道今天维本和我说啥?」
  秋月闭着眼睛屁股极力向后耸动着,口中喃喃道:「你们男人聊天我咋知
道?」
  李伟民道:「他说玉兰性欲强得很,他有点搞不定。他担心玉兰会在外面找
男人吃野食。」
  魏秋月身子一抖道:「他真这么说的?」
  李伟民道:「我亲耳听到的还有假?我估计维本的身体不行,玉兰又正在性
欲高的年纪。维本很悲观,他担心玉兰找别的男人就不要他了。」
  趴在沙发上的魏秋月忽然平躺在沙发上。李伟民的肉棒也脱落,李伟民忙又
把肉棒插入。
  伟民笑道:「咋了?你心情不好。」
  魏秋月任凭伟民在屁股后面插入,叹气道:「看来维本是真有问题。玉兰可
就苦了,玉兰又是个要强的人,这女人守活寡的滋味可不好受啊。」
  李伟民笑道:「那你也听说维本有病了?」
  魏秋月道:「玉兰说过维本是个废人,我想就是这意思了,看来这是真事
了。」
  李伟民手揉搓着女人的乳房,笑道:「玉兰以后怎么解决啊,她屁股又大真
圆。性欲一定强得很。」
  魏秋月听了回身就打了李伟民屁股一巴掌,李伟民疼得叫唤。
  魏秋月恨道:「就知道你没有安好心。怎么着?这会搞着我呢,心里还想着
玉兰的屁股,是吧?色狼!你也不瞧瞧自己,玉兰能看上你?除了嘴巴会说,你
有什么?长得又不帅。」
  李伟民嘿嘿笑道:「玉兰屁股圆又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说的。我就是不会和
女人生气。」
  魏秋月听了笑道:「去你的!一说玉兰你就来劲了!」说着就俩只手去握住
伟民的鸡巴,妇人温柔地揉搓着,一会说道:「这鸡巴可是我的,没有我允许谁
也不能用!玉兰屁股圆,奶子大,我的就小吗?」
  李伟民笑道:「那我没比过不知道。啥时间我看看玉兰光屁股是啥样子,就
知道你俩谁大了。」
  魏秋月听了急道:「不许你说了。我要干!」
  李伟民把住妇人的屁股,将肉棒插入。二人极力涌动。
  片刻,李伟民又将妇人放平在沙发上,高举起妇人雪白的大腿,将肉棒狠狠
插入。妇人一阵畅快地呻吟。
  魏秋月看着李伟民亢奋地动作,忽然抱住李伟民的头,说道:「伟民,你真
喜欢玉兰吗?」
  伟民心一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  秋月笑道:「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。玉兰那么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不喜
欢?我告诉你,她不光皮肤白奶子大屁股圆,她还是个白虎,下面没毛,光净净
的,就象个白面馒头一样。真是个极品。你想不想干她?」
  李伟民听得心里激动,动作不由得越发猛烈起来。秋月也渐入境界,口中不
停地呻吟,肉体难耐地扭动着。
  魏秋月哼哼道:「就知道你一听到玉兰就来劲了。你是在把我当玉兰搞吧?
我可告诉你,她可比我骚多了,你这俩下子,就让你去搞你还不一定能把她搞舒
服呢?」
  李伟民忽道:「那得干了才知道,你那么小看我,你不是说我鸡巴大吗?每
次老子搞你不都是把你搞得欲仙欲死的,哈哈……」
  魏秋月气喘吁吁地道:「去你娘的,你多久没搞了,都他妈的搞小妹妹去
了。哎,我说,你想怎么搞玉兰?搞前面还是搞后面?」
  李伟民越发亢奋起来,用力抽插着,喘息道:「先搞她前面,搞出水了再搞
后面。她的屁股又圆又大搞后面一定舒服得很。」
  说着说着,李伟民感觉已经压抑不住了,附身紧抱住妇人。魏秋月就感觉肉
穴中的鸡巴不停地喷射出热流打在她的肉壁上面。二人叫唤着紧紧搂成一团。
                (三)
  乌涛回家和父亲说了化工厂的情况,乌云听了就说:「看来市长有大动作,
想整点政绩出来。下一步班子就要调整了,你以后还要继续盯着这事,这事情搞
不好,没准要出大乱子。」
  乌涛吃饭后就出门了,小九和几个朋友约他到聚点酒吧。坐在酒吧门口附
近,乌涛意外地看到熟人。从二楼下来几个人,其中一个人他太熟悉了,林玉
兰。
  聚点酒吧的老板是李伟民。今天是魏秋月请林玉兰来喝酒娱乐。林玉兰因为
明天有会议就说要回家了。
  林玉兰和魏秋月就下楼,走到门口时林玉兰敏锐地感觉有人的目光紧盯着
她。她停下来四下看看。墙角一个年轻人在冲着她笑,是乌涛。林玉兰会心一
笑,点下头,出门回家了。
  第二天一上班,处里就组织学习。林玉兰先读了文件。她看看大家,说道:
「我最近发现有些人上班的时间玩游戏,我丑话说前头,万一领导看到了。我可
帮不了你。上班就是上班,没事情看报纸喝茶都可以,玩游戏就不对了。还有我
今天要表扬小乌,来处里工作时间不长,可是进步很大。而且对于我们市里大企
业的情况很熟悉,这是很重要的。大家以后都要重视,我们管工业,对企业情况
要了如指掌才行。」
  开完会,乌涛趁人不注意就进了林玉兰的办公室。
  林玉兰头也不抬,说道:「你有什么事情?」
  乌涛慢慢说道:「谢谢你表扬我,我其实没你说得那么好。」
  林玉兰看看他说道:「那你就当是鼓励,如果你做错事情,我一样会批评你
的,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出去了,我这忙着呢。」
  乌涛无语了,他犹豫着是否该出去。
  林玉兰抬眼看看他,「怎么?还有事情?说吧。」
  乌涛犹豫着,鼓着嘴巴,半天说道:「你昨天去酒吧了?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去了,你不是看到我了吗?怎么有问题吗?我不该去吗?」
  乌涛忙说道:「不是不是,我是说那里挺热闹的。」
  林玉兰不耐烦地提高声音道:「是个朋友约我去的,我对那种地方没兴趣。
待了一会就走了。」
  乌涛尴尬地哦哦着。
  林玉兰无奈地看着他,停了会说:「还有什么事情吗?」
  乌涛忙说:「没了没了。」说完转身出去了。
  乌涛站在走廊里面,一脑门的汗水。
  林玉兰看着乌涛关门出去,不觉笑着摇摇头,这孩子今天咋这么粘乎,连个
话都说不清楚。奇怪啊,他平时不这样啊,挺有魄力的。是不是自己说话太直接
了,把他吓到了。又一想,他一个干部子弟,能被我吓到?他今天真是有点怪。
  林玉兰笑笑,忽然想到,他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?在喜欢的人面前,人就会
变笨的。可是怎么可能呢,他喜欢我?我都是妇女了,他还是个青年。自己自作
多情了吧。林玉兰心里胡乱想着。
  第二天上午一起床,林玉兰忽然觉得头有些晕乎。是不是自己晚上吹空调受
凉了?
  她叫赵维本,没有回音。维本出去了?她又叫赵青,仍然没有声音,他们都
出去了?玉兰挣扎着起床,来到客厅。客厅里面的挂钟已经指到十点了。
  林玉兰就在家里找药,可是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药。林玉兰倒口开水,坐在
沙发上休息。
  这时手机响了,林玉兰心道,一定是维本打来的吧,他今天出门早,惦记我
吃饭没,还是他关心我。
  手机传来的声音不是赵维本,是个年轻人的声音。林玉兰听出来是乌涛。玉
兰有些失望。乌涛问她怎么没来上班?有什么事情吗?
  林玉兰道:「没事,就是有点不舒服。估计感冒了头晕。」
  乌涛忙说:「那我来看看你,你需要什么药?还是去医院?」
  林玉兰忙说:「不用不用了,一会我老公就回来了。」
  乌涛哦一声就挂了电话。
  林玉兰无力地靠在沙发上,心道:「老公?唉,这会子他不知道干啥呢。」
  当听到敲门声音时,林玉兰心道,维本总算是回家了这家伙。她挣扎着去开
门,她愣住了。
  乌涛开车到林玉兰家只花了几分钟时间。林玉兰看到他表情很诧异,玉兰的
脸色很不好,她身上穿着睡衣。
  乌涛坐到沙发上,看着玉兰。
  林玉兰勉强笑道:「你怎么来了?我不是说了你不要来吗?」
  乌涛道:「我就是来看看你咋样了。」
  林玉兰道:「谢谢你了。我没事,你走吧。」
  乌涛道:「我看你在发烧,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。」
  林玉兰道:「不用不用。我身体好顶得住。」
  乌涛站起身走近扶着玉兰的手臂说:「你还是去医院吧,我送你去。」
  林玉兰脸红红的,忙推开乌涛的手,说道:「别,小乌,我没事的。你还是
快走吧。一会我老公回来了,到时看到了说不清。」
  林玉兰说着心里就有些急,忽然感觉一阵天晕地转,就倒在沙发上了。
  林玉兰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。原来乌涛背着玉兰去医院,
林玉兰得了急性脑膜炎。幸亏得到了及时治疗。一直到周四,林玉兰出院了。魏
秋月专门来接她回家。秋月回家时,就约她周六去玉龙河玩,散散心。
  周六,林玉兰和赵维本,魏秋月和李伟民开车去了玉龙河。下午,四人下河
游泳。李伟民一直偷偷看着穿着泳装的林玉兰。一旁的秋月看在眼睛里。
  夜晚,天色暗下来。河边四处散落着十几个帐篷。帐篷边上都停着车辆。
  半夜,林玉兰无法入睡,她爬出帐篷。月亮很亮,她呆呆看着天上的星空。
  她忽然听到远处隐约传来女人的呻吟声。玉兰心笑道:这些家伙搞什么名堂
呢,也不注意场合,不怕被人听到。
  忽想到维本,林玉兰心一沉,别人在做爱,可自己呢?维本不行,自己成了
守活寡了。
  女人的呻吟声在夜空中难过又无奈。林玉兰禁不住把臀部和大腿收缩了一
下,早已湿润的阴部越发氧起来了。
  林玉兰四下看看,没有动静。她忽然心中涌起股欲望。她犹豫一会,不由自
主地就顺着声音的方向蹑手蹑脚走去。声音越发明显了。在一个巨石后面是一片
树丛。玉兰低下身子,心里咚咚乱跳。她想不到自己居然也会偷窥别人做爱。
  林玉兰伸出头去,她惊呆了。是伟民和秋月!明亮的月光下,伟民靠着树,
秋月跪在他脚下,嘴巴里面含着伟民的肉棒正在舔弄着。
  玉兰的心极剧跳动着,她做梦也想不到,秋月居然会给伟民口交,而且她看
起来很享受的样子。
  当魏秋月吐出伟民的肉棒时,玉兰的心几乎就快跳了出来。伟民那条巨大的
肉棒晃颤着,那巨大的尺寸足以令女人销魂。秋月趴下雪白丰满的身子,跪在地
上,伟民从后将巨大的肉棒插入秋月两条肥美的大腿之间。
  听着俩人的淫声,林玉兰呼吸急促起来。伟民那雄伟的肉棒令玉兰几乎瘫软
下来。玉兰差点呻吟出来,丰满高挺的乳峰起伏不已,她把裙子下面两条大腿两
瓣肥唇紧紧夹在一起。不自觉地想象着伟民那肉棒插入自己体内的感觉。
  魏秋月起身来,赤裸着丰满的肉体骑坐在伟民的身上。她一只手在头上把着
自己四处飘散的长发,另一只手扶在他的身上,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激烈的动
荡着,圆润坚挺的玉臀上下跃动着,屁股落下的时候发出」啪嚓啪嚓」的水渍
声。
  伟民巨大的阴茎在秋月体内不断地出入,俩人发出淫靡的呻吟声。
  李伟民那巨大的阴茎开始射精了,充满力度的震颤抖动着。
  啊!玉兰捂住嘴,强忍住呻吟,肥腴的阴唇娇美的收缩着,任一股股羞耻的
淫液流淌下来。
                (四)
  周一上班,林玉兰早早就来了。她坐在椅子上正喝着水。
  乌涛突然推门进来,笑着说道:「林处,你上班了,身体咋样了?也不多休
息几天。」
  林玉兰抬眼就看到乌涛关怀的目光,她心里刹那间不由得就生出了几分感
动,这个年轻的男人对她的关爱已经超过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了。她对赵维本尤其
感到失望,最近他变得有些疏远她了。也许是因为他的病让他失去了自信。也许
是别的她不知道的原因。
  她感受着乌涛对她的关爱,甚至于很享受。这不是一次俩次了,他总是很关
注着她。有时间乌涛甚至不顾同事在场,也会表现出对她的关心。这让她既开
心,又感觉是种负担。毕竟她是个处长,而且是女人。她还是担心会有人说闲
话。她有时心中也会隐隐地怀疑,他是真心喜欢她?或者只是游戏而已?或者想
利用她做什么?
  林玉兰心中的想法,乌涛是一点也没有看出来,他在继续说着。
  林玉兰忽然打断他的话,冷淡地说:「小乌,谢谢你送我去医院,我现在确
实好多了。你去忙你的事情吧。我有事情会叫你的。」
  乌涛红着脸不说话了。他原本以为林玉兰会很热情对待他,毕竟是他把她及
时送医院的。他心里以为她会感激他。可是她仍然那么难以接近,那么高傲,拒
人千里之外。
  乌涛低下头,也不知道说什么,就慢慢地转身出门了。
  看着乌涛出去时落寞失望的样子。林玉兰忽然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。她心中
很有几分得意。
  一想到这样一个年轻俊朗的男人,副市长的公子,为了自己而神魂颠倒,林
玉兰心中就有说不出的兴奋。她这一段时间来因为赵维本的病而失望悲观的心情
由此好多了。
  她甚至于很喜欢看到乌涛生气的样子。他越是对她好,她却越想伤害他。每
一次发现他偷偷看她,她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得意。她就会故意把胸挺得更高,让
自己的乳房更高挺一些。因为她知道乌涛一定不转眼睛地盯着她的身子看。
  她为自己能够吸引住乌涛的目光而得意。机关里面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不少,
有些女孩主动地接近乌涛。还有给乌涛介绍女朋友的,甚至有人还托她介绍,她
客气地回绝了。她觉得那些人很好笑。
  九点多,林玉兰接到了赵市长的电话,她也不知道赵市长找她有什么事情,
心里很忐忑。就赶忙去了五楼的市长办公室。
  办公室里面秘书在忙。赵市长正在接电话。看到她进来。就抬头轻声问:
「你最近了解关于化工厂的情况咋样了?」
  林玉兰说:「已经写好了一个报告交给秘书了。」
  赵市长目光严厉地看看她,说道:「你们局里上次写的那个报告是不行的。
我已经批评你们局长了。这次报告你要亲自组织人写。我可以给你透露一点,下
一步准备搞合资。但是目前必须保密,因为涉及到人员调整的问题。你知道就行
了,谁都不要说。」
  林玉兰忙着点头说道:「我知道啦,我马上就去准备报告。」
  赵市长叹气,用手扶下眼镜,慢慢说道:「林处长,化工厂的事情是大事,
你要多操心。我是信任你的。」
  林玉兰脸上堆着笑容,感激地说道:「谢谢市长的信任,我一定努力做
好。」
  赵市长点点头,摆手道:「你去忙吧。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来找我。」
  林玉兰出来后,心里意识到化工厂会有大变动。
  回到办公室,林玉兰就把乌涛叫到自己办公室,把报告的要求说了一下,安
排乌涛尽快先写个提纲,写好后再讨论。
  中午,林玉兰和魏秋月在街上闲逛。魏秋月要去内衣店,林玉兰就说那有什
么好买的。
  魏秋月神秘地笑笑说:「我已经预订好了的,我直接去拿就行了,你等我一
会。」
  一会,魏秋月拿着一个大包就出来了,她对玉兰说:「我买了好几件,给你
倆件。」说着从包包里拿出两套包装好的新丝袜。
  林玉兰接过那件白的丝袜看起来。「面料还不错,就是这白色我们这年龄穿
不出去吧,别人看了还不笑话咱装嫩呢!」
  「啥装嫩啊,那叫性感。你比我小好几岁呢。我都四十了还不一样穿。你也
不一定在外面穿啊。玉兰,我看这条白色的绝对适合你。」秋月又接着低声说:
「你要是穿上这件,往你老公前面一站,把你的奶子一挺,屁股一翘,我敢保证
你家维本一定雄风再起!」
  「你又乱说。」林玉兰脸微红。
  「我这连裤袜可和你那些不一样哦,我敢说你绝对没穿过这种连裤袜。」秋
月很神秘的说道:「玉兰你还别不信,要不你自己拿去试试看。」
  林玉兰显然被勾起了好奇,拿着那条白色的连裤丝袜扭着屁股走进了卫生
间。
  一会传来玉兰娇羞的喊声,「哎呀!你这买的是什么啊?」
  过了会儿,只见林玉兰换上了那条白色连裤丝袜从卫生间走了出来。玉兰今
天穿了一件粉色套裙,肥硕的大屁股把窄裙撑得紧紧的。而那条性感的白色连裤
袜更是将丰满浑圆的美腿映衬得份外诱人。
  「还合身吧,呵呵……」魏秋月见林玉兰脸色潮红,面露娇羞不禁上前笑
道。
  「你个骚货,这东西你也买,你们家伟民他喜欢你穿成这样?」林玉兰没好
气的笑道,却低头仔细欣赏着丝袜包裹下的美腿和浑圆的大屁股。
  「你别说,我穿了这东西,李伟民就冲动地不行。」魏秋月打量着玉兰的下
半身,「这件还真适合你,裙子短点就更好看了,你太保守了。」说着还用手去
撩玉兰的短裙。
  林玉兰的屁股丰满圆挺,把裙子撑的紧紧的,秋月撩了半天竟没撩上来。不
禁在玉兰的肥臀上扭了一把,「你个大屁股!。」索性双手抓住裙边使劲往上一
拉。
  用力过猛,整个裙子一下子被撩到了腰间。这下玉兰的屁股都露出来了。
  「啊!」林玉兰叫一声赶紧把裙子拉了下来,把大屁股包好。这是一件开裆
裤袜,在裆部开了一个椭圆型的洞。林玉兰的屁股大,把紧身的丝袜一撑,裆部
的洞就更大了。雪白的屁股就这么暴露在魏秋月眼前。
  魏秋月看着林玉兰急迫羞愧的样子,不由的笑得前仰后合,半天说道:「今
天我可是把你都看完了,你这个大处长,哈哈。以后在我面前再没有秘密了。」
  林玉兰忙向店外看看,恨道:「疯女人,你今天不能白看,哪天我也要看你
的光屁股。」
  魏秋月听了忙点头,笑道:「你要有兴趣啊,我让你看个够,哈哈。我不怕
你看,都是女人,有啥好怕的。」
  林玉兰笑道:「就知道你是个脸皮厚的。我说秋月,你穿这玩意,你家伟民
不说骂你骚?」
  秋月笑道:「骂什么啊,他高兴得很呢。我告诉你,最早就是他给我买这些
东西的,他说是增加性乐趣。嘿嘿,反正是他看着来劲,我也舒服。我呀就是要
穿得风骚,这样才能勾住男人。否则李伟民还不知道要搞多少女人呢。玉兰,
你以后也穿得性感点,刺激刺激你家维本,免得他肥水流了外人田。你不吃亏
了?」
  「哎,他啊,我是不报希望了。吃了多少药,看了多少医生也没有用。他就
硬不起来,好容易硬起来,没有几下他就流了。还不如……」林玉兰打住了。
  魏秋月心领神会,忙说:「不说了,我们回去,今天你下班后就别回家了,
我们姐妹晚上好好聊聊。」
                 五
  天气燥热,魏秋月下午忽然想起去李伟民办公室看看,她走进店里面,几个
女员工看到她一脸诧异。魏秋月心里就感觉异样,她快步上了二楼。在走廊她就
听到李伟民和女人的调笑声音。魏秋月心里怒火不由得万丈高。她狠狠一脚踢开
办公室的门。
  李伟民正坐在沙发上,一个穿着超短裙的丰满女人坐在他大腿上,女人的屁
股几乎都裸露着,李伟民的手在女人赤裸的屁股上肆意抚弄着。二人不时大声调
笑着。
  李伟民被冲进来的魏秋月吓得脸色都变了。身上的女人见状忙从李伟民身上
滑下来,慌忙地整理下自己胸口裸出的衣服和裙子,就一溜烟跑了。
  魏秋月顺手就拿起办公桌上一个茶杯向李伟民扔去。李伟民忙把身子躲开。
几步上前来抱住了魏秋月。
  魏秋月边骂边哭道:「你就是狗改不了吃屎!三天没过,你又搞这名堂。这
天底下的女人你能搞得完?」
  李伟民忙哄女人道:「是那个骚货她勾引我,我一时糊涂了。秋月,你要相
信我。下不为例」。
  魏秋月坐到沙发上嚎啕大哭。李伟民说发誓说自己以后再不会碰女人了。魏
秋月说:「你他妈的净是撒谎!我看你是狗改不了吃屎!」李伟民就笑。
  魏秋月自己坐到沙发上生气。李伟民翘着二郎腿看着她。魏秋月叹着气,想
着这样下去怎么得了,魏秋月心里知道伟民的好色本性。早晚哪天,李伟民这个
混蛋万一遇到喜欢的年轻女人,那她怎么办?家里的财产都是靠李伟民整来的,
她就是享受现成。如果没有李伟民,她以后可怎么办?孩子怎么办?
  闹了一下午,魏秋月离开了店里,自己一人慢慢走回家。她心乱如麻。想着
想着就无奈地叹气。怎么样才能管住李伟民这个流氓?管住他那个不安分的鸡巴?
光靠自己是不行了。还有什么办法?
  她忽然想到了玉兰,如果李伟民和林玉兰搞上了,李伟民就没有精力找小女
孩了。玉兰是不可能和伟民成为一家子的。与其看着伟民和年轻女孩鬼混,不如
让他和玉兰搞。他和玉兰搞上了就没有精力去和女孩子鬼混了。那样对自己威胁
小多了。
  可是林玉兰会看上伟民吗?她可是个有实权的市政府的处长。本地有名的女
干部。外面传言她和赵市长有一腿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啥时候啊,我去试探
她一下。
  晚上,林玉兰吃完饭就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。忽然接到赵市长的电话,要她
马上过来一下。家里车被赵维本开走了,林玉兰只得打出租去市政府。门口保安
看到她就笑着说,林处长,加班呢?她笑笑,就是。
  林玉兰到了市长办公室,市长坐在沙发上抽烟。茶几上烟灰缸里面都是烟头。
  林玉兰坐下,赵市长看看她,叹气道:「现在真是多事之秋啊。这个化工厂
这么多人,合资后必然要裁人,怎么整?」
  林玉兰眨眨眼,笑道:「市长这些事得要合资方拿出钱来,政府再给政策。
我看其他地方都这么搞的,也问题不大」。
  赵市长看看她摇头道:「就怕有人闹事,影响就大了」。
  赵市长起身来坐到林玉兰身边,手拍了一下玉兰肩膀,笑道:「林处长,我
找你过来就是聊聊天。我最近压力太大了」。
  林玉兰内心不由得一紧,脸上却带笑道:「市长,您工作太拼命了」。
  赵市长听了点头笑道:「就是就是。人活着不能只是工作,应该有娱乐嘛。
你怎么样啊?玉兰」。
  林玉兰笑道:「我,还好了。您说的是哪方面?」
  赵市长忽然抓住林玉兰的右手,边抚摸着边说:」市里女干部中,我一直看
好你,你好好干,前途是光明的。你们局长也快退了,我个人的意见你是最合适
的人选,哈哈。」
  听了赵市长的话,林玉兰的心咚咚直跳,心想今天看来麻烦了。市长看样子
是想要把她搞定。她在来时就发现秘书办公室都是关着门的。
  赵市长坐到她身边手放到她肩膀上搂住她,说道:「林处长,我看你不光长
得漂亮而且能干」。赵市长的手在林玉兰脊背上向下滑,停在了林玉兰的丰满浑
圆的屁股上。林玉兰浑身上下一阵发麻。
  赵市长的手大胆地在玉兰雪白丰硕的屁股上揉捏着,一会又不满足地慢慢向
林玉兰的套裙里面摸索,可是林玉兰的裙子很紧,手无法进去。赵市长笑道:
「玉兰,你这整得很严实啊。怎么,不能开放一点吗?」
  正在这时林玉兰的手机忽然响了。赵市长不悦地骂道:「谁这时打电话啊」。
  林玉兰忙去拿了身边的包拿出手机,一看是乌涛打来的。她就接听了,说道:
「小乌,我这会有事。你一会再打吧」。
  放下电话,林玉兰笑道:「对不起,我一个下属,小乌打来的」。
  赵市长哦哦着,眯着眼看着她,慢慢说道:「是吗?那你挺忙啊。你要有事
情你就去忙吧。我不影响你」。
  林玉兰一笑,说道:「我也没什么事情」。
  赵市长笑道:「真话?那好」。说完赵市长又坐到林玉兰身边,把手伸到女
人胸前,正要去摸到林玉兰胸口,手机又响了。赵市长的手象被过电一样吓得一
抖。林玉兰见状忙去接电话。
  一会,林玉兰放下手机,笑道:「还是刚才那人打来的」。
  赵市长一脸的无趣,说道:「你去忙你的,我这没事了」。
  林玉兰站起身,笑道:「那我就先走了」。
  林玉兰心魂未定,急匆匆地走到市政府外面的马路上。乌涛的越野车就停在
不远处的一棵榕树下,榕树的树干粗大,枝叶茂盛。
  乌涛见林玉兰急步走来,忙打开车门。林玉兰坐到座位上,长长地出了一口
气。
  乌涛奇怪地看着她说道:「林处,你怎么脸这么红啊」。
  林玉兰说道:「哦,是吗?我走快了吧」。
  乌涛摇头道:「不是吧?你有什么事情吧。你喊我8点准时给你打2个电话,
是什么意思啊?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?」
  林玉兰看看他,忽然手去扭了乌涛的胳膊一下,乌涛疼得叫唤一声,又不敢
发火。只是委屈地道:「我说错什么话了吗?」
  林玉兰见他皱眉叫疼的样子,就忍不住捂嘴笑起来,乌涛低声道:「真是不
讲理,别人对你再好,你都不领情」。
  林玉兰猛然间听了乌涛这话,只觉得心中一股柔情充满全身,她没有想到乌
涛会说出这样委屈而柔情的话。她眼睛里面就忽然感觉有泪水要流出来。她看看
乌涛,心里面隐隐有种异样的感觉。这不是个男孩子,是个男人。因为他懂得关
心和爱。
  乌涛继续说道:「不是训人就是扭人,有你这样的」。
  林玉兰压抑住内心的心潮澎湃,笑道:「活该!叫你话多!你个孩子家问那
么多干什么?快开车送我回家」。
  当车子开到了楼下时,林玉兰和乌涛下车来。林玉兰抬头看自己家里面亮着
灯光。她回头温柔地看着乌涛,在树影下面乌涛的眼睛放着光。
  林玉兰轻声说道:「我回家了。今天谢谢你了。你也早点回家吧。天不早了,
别玩太晚了,明天还得上班」。
  这时有俩个小孩骑着自行车从他们身边经过。周围很安静,只有虫子的叫声
不停。乌涛忽然身子向前,伸手一把抱住林玉兰的丰满的腰。
 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。林玉兰没有任何心理准备。来不及抗拒就已经被乌涛
拉进了怀里。
  乌涛的力气很大,两只胳膊紧紧搂住林玉兰的身体。林玉兰的头就自然地靠
到乌涛的胸口。林玉兰丰满柔软的乳房紧紧地贴在乌涛的胸口上。隔着薄薄的短
袖,她清晰地听到乌涛急促的心跳声。
  空气中有股暧昧的气息。这时从路上走过来几个老人,乌涛抱住林玉兰背对
着路,几个老人经过时,眼睛就盯着他们看,口里嘀咕着。看得出来他们对于这
对男女在这里亲热很看不惯。
  林玉兰紧张地把头紧紧地埋到乌涛的怀里。乌涛看着她娇羞的样子,不觉心
中涌起一股爱怜,他头一次发现平日里性格强硬的林玉兰也有温柔可人的一面。
他轻轻拨开林玉兰的乌黑的卷发,他看到玉兰雪白的胸口微微张开,可以看到内
衣里面深深的,令人炫目的乳沟。那是一对多么丰满挺拔的乳房。
  乌涛强制压抑着内心的欲火,他低下头去在林玉兰的左脸颊上轻吻着。林玉
兰的心急剧地跳动着,身子微微发抖。她紧张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。乌涛的手
在她的后背上有节制地轻轻抚摸着。两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,脸越来越近,几乎
到了相贴的地步,彼此闻着对方的呼吸。
  林玉兰抬起头来,就看到乌涛也在看她。林玉兰微笑一下,轻轻挣扎下身子,
她极力压低声音,平静一下自己的呼吸说道:「你疯了,我老公就在楼上呢。好
了,我今天也不想说你了,以后不许这样子。我是有夫之妇,你这样子是不对的。
你还年轻,漂亮女孩多得是。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好」。
  乌涛认真地听着她说话,等她说完了。乌涛一字一句说道:「我真的爱你,
我不管年纪差多少,也不管你有没有丈夫。我就是爱你」。说着乌涛眼睛就里面
充满了泪花。林玉兰见状,手去乌涛眼角轻轻擦去他眼角的泪。
  乌涛又紧紧抱住她,俩人紧紧贴在一起互相听着对方的心跳。林玉兰丰满圆
挺的乳房被乌涛的胸膛挤压得变了形状。
  乌涛激动的浑身颤抖,低下头去寻找林玉兰的嘴唇。林玉兰感觉到乌涛急促
的呼吸声,她在喘息中不自觉地躲避着乌涛的嘴唇,她感到有些害怕。乌涛的左
手抱住玉兰的头不让她随意扭动,林玉兰才轻哼一声表示抗议,一张湿热的嘴唇
就已经堵住了她的嘴。
  林玉兰一着急,就扭头要摆脱开乌涛,可是乌涛的嘴唇就像沾在她的嘴巴上
一样。玉兰又去推乌涛的身体。可是她的力量差得太远了。乌涛纹丝不动。玉兰
忍不住发出了「哦」的一声呻吟,声音软软的。林玉兰仍然在极力挣扎着,高耸
的乳峰不断地摩擦着乌涛的胸膛。而这种那个强烈的刺激使得乌

【都是月亮惹的祸】(一 至 十一),激情小说,黄色小说,言情小说,伦理小说,手机成人小说,成人性爱小说

Copyright@2012-2016 By 淫色淫色-黄色小说频道